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科幻片  »  新·奥特曼

新·奥特曼  真·奥特曼/正宗超人力霸王/新‧超人(港)/新.超人力霸王(台)/Shin Ultraman

567人已评分
神作
9.0

主演:斋藤工长泽雅美西岛秀俊有冈大贵早见明里田中哲司山本耕史岩松了岛田久作益冈彻长塚圭史山崎一和田聪宏

类型:科幻导演:樋口真嗣 状态:HD中字+国语 年份:2022 地区:日本 语言:日语 豆瓣:0.0分热度:52 ℃ 时间:2024-06-10 11:28:10

简介:详情《新·奥特曼》是圆谷株式会社、东宝株式会社、Khara联合制作,东宝株式会社发行的电影该片由庵野秀明制片、编剧,樋口真嗣担任总导演和特技导演,斋藤工、长泽雅美、西岛秀俊主演,于2022年5月13日在日本上映。该片以现代社...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新·奥特曼》是圆谷株式会社、东宝株式会社、Khara联合制作,东宝株式会社发行的电影该片由庵野秀明制片、编剧,樋口真嗣担任总导演和特技导演,斋藤工、长泽雅美、西岛秀俊主演,于2022年5月13日在日本上映。该片以现代社会为舞台,以能够体验存在“至今为止谁也没有见过的奥特曼”的世界为目标。
  • 头像
    萝卜骑手

    回归本真,兼具新意,但也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注】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内容

    庵野秀明的《新奥特曼》(シン·ウルトラマン)不是一部传统的奥特曼系列作品。延续庵野一贯的命名规则,标题中的片假名“シン”至少代表了“真”与“新”两层含义。本作一边强调对1966年版《奥特曼》(以下称“原作”)的致敬和还原,一边又抛弃掉了原作以后积累了五十余年的设定。换言之,回归圆谷英二那一代人最“本真”的构想,同时也意味着作品要从“全新”的起点再度出发。消息曝光后,我就对这部《新奥特曼》抱有极大期待。毕竟,庵野秀明可能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特摄爱好者——他学生时代拍摄的奥特曼同人影片也伴随本作的热度在网上广为流传——《新哥斯拉》的成功也证明了他指导真人电影的能力。当然,最关键的是几乎没有人会怀疑庵野对特摄文化的理解,他是一位真正懂特摄、懂奥特曼的人(准确地说是最初的那一批奥特曼)。对“新奥特曼”这样一个项目来说,他就是不二的人选。

    但事实上,《新奥特曼》在上映以后迎来了不小的争议。《新奥特曼》鲜明的复古倾向体现了庵野等创作者对原作的极大尊重,这种复古也并不影响本作对于原作立意的调整和突破。但过快的叙事节奏、有限的预算以及一些匪夷所思的细节和桥段还是给这部作品留下了不小的缺憾。在豆瓣我打了三星,在10分制下,我会打7至7.5分。


    庵野在《新奥特曼》中更激进地坚持了《新哥斯拉》时的方针,即对1966年的最初构想事无巨细地追溯和还原。比如令许多观众困惑的彩色计时器的取消,其实恰恰尊重了成田亨一开始的设计思路;米津玄师创作的主题歌《M八七》,则是对当年把“M87”错写成“M78”的纠正;还有被人诟病的动作设计,也多是对原作中相关桥段的复刻,甚至动作捕捉也请来了当年的皮套演员古谷敏(不过老爷子只负责了一部分动作)。尽管本作放弃了传统的“模型+皮套”的特摄制作方式,但是通过上述有意为之的编排,还是让《新奥特曼》在当下的一票电影中显得又古又拙。对于特摄爱好者而言,庵野和其团队的做法无疑是一次激动人心的尝试。

    但也正是这种对于复古的执念,让本作在上映后面临着比《新哥斯拉》更大的争议。对于熟悉奥特曼系列的人来说,本作可以说处处是惊喜,但这种惊喜在大部分普通观众看来只是“怪异”。光是开头那几分钟幻灯片式的对《奥特Q》的致敬,过快的节奏想必已足够令大部分人感到一头雾水。再比如影片中奥特曼的常用招数——快速旋转,特摄迷会很快反应到这是对原作表现手法的复刻,但在路人看来可能只会觉得滑稽。如果想要获得比较好的观影体验,观众至少要看过原作中的相关单集(第1、3、9、18、33、39集),甚至还要对《奥特Q》和庵野本人最喜欢的《杰克奥特曼》(美菲拉斯的变身音效出处)有所了解。不可否认,庵野对原作要素的执念让本片对一般观众而言显得非常不友好。


    与《新哥斯拉》当年也常被译为《真哥斯拉》不同,本作的译名自一开始就被网友锁定为《新奥特曼》。或许可以说,《新哥斯拉》不论在形式还是内涵上,基本是对1954年版《哥斯拉》的延展。而《新奥特曼》虽然复古程度更甚,但在故事上却有着更大的突破。其中让我觉得尤为可贵的,就是对奥特曼这一视角的补充和丰富。

    在1966年的原作中,奥特曼几乎是以一位无所不能的神明形象介入到人类的各种危机中的。观众常同剧中的角色一道,以仰望的视角,从外部来审视奥特曼。诚然,通过原作的某些情节,我们也可以窥见奥特曼的内心世界,如《故乡是地球》《怪兽墓场》中流露出的矛盾心理,但这种描写毕竟不多。而奥特曼对人类的看法,也只是在大结局与佐菲的对话里被简单地带过了(“地球人的生命非常短暂,早田是一个好青年,不能牺牲他。”)

    而《新奥特曼》里,尽管神永新二(奥特曼)的角色看起来比早田进还要冷峻孤高,其思绪却更能为观众所察知。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不动声色地与地球人合作、与外星人交涉,几乎把奥特曼那雕塑一般面具戴在了脸上,但这毫不妨碍我们感受到其内心的波澜。我最喜欢的一个桥段是人类形态下奥特曼与美菲拉斯的谈话。在小公园里,木讷寡言的神永(奥特曼)与自信圆滑的美菲拉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二人来到居酒屋后,神永在拒绝美菲拉斯时,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将用实力阻止你,这是我内心的人类的意志。”但观众不难体会到他决意的分量,美菲拉斯听闻后略带讶异的眼神在此处也成为了恰好的衬托。

    不同于原作,本作所塑造的奥特曼形象,与其说是正义的使者,倒不如说是一位宇宙人中的“另类”。他先是为误杀了神永本人而感到愧疚,并因其舍己救人的行为而大受震撼。然后,他打破了故乡光之星的禁忌,选择与神永融合,一是为补偿神永本人的性命,二是为了方便自己了解人类这个在其看来“有趣”的生物。很快地,奥特曼对人类的态度由单纯的兴趣升华为忘我的牺牲精神,即便被杰顿打到濒死状态,他对人类的信念也未曾动摇。这一信念不单让美菲拉斯感到意外,哪怕在其同族佐菲看来,奥特曼的选择依然不可理喻——宇宙中存在着数不尽的智慧生命,为弱小如蝼蚁一般的人类打破禁令乃至付出生命是荒唐的(当然佐菲的想法在最后有了改变)。不过,这种荒唐也正呼应了本片宣传语中的“浪漫”。

    看过1999年《赛文奥特曼OV》的人,不难看出其与本作的相通之处。那一版的赛文与本作的奥特曼一样,几乎是从纯感性的角度出发,无条件地为人类这个生物所吸引。最终,赛文也不顾母星的警告,打破了宇宙的法则,并因此被自己的族群所流放。在那一作里,赛文为自己的行为给出的解释是“爱”。在赛文看来,纯粹的“爱”一样是宇宙间共通的道理,对人类的独爱让他对自己的行为无怨无悔。当然,二者对人类的情感似乎还是有微妙的差异。正如1999年《赛文奥特曼OV》最后一集的标题“我是地球人”那样,赛文的心底有成为人类一分子的渴望。当诸星团(赛文)听到古桥队员称自己为“了不起的地球人”时,他的激动溢于言表。而本作的奥特曼尚未表达出类似的愿望,他反复强调的关键词是“理解”,即领会人类的所思所想,体悟人类的所爱所恨。虽选择与神永这位人类达成融合,但奥特曼仍尽量以外部守护者的身份自居。

    上映后,山本耕史饰演的美菲拉斯成为了人们讨论的热点,但我觉得斋藤工所塑造的神永(奥特曼)同样是成功的。乍一看,神永(奥特曼)可能是一个远不如美菲拉斯有趣的角色,但他的确兼顾了奥迷们津津乐道的“神性”与“人性”。淡定的言谈举止让他看起来一直“悬浮”于人类的悲欢之上,但在树林里的独自沉思表露出了他内心的斗争与纠葛。在留给物理学者泷明久的文档里,他强调自己不是“全能的神灵”,因为他有生命、有局限、有矛盾,他也会失败、会困惑、会感动。外表与言行的反差,反而丰富了神永(奥特曼)这一角色的层次。本作的宣传语:“你就这么喜欢人类么?奥特曼。”虽然提取自原版的大结局,但或许直到本作,这句台词才拥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阐述。


    个人认为本片最大的问题在于女主角。东宝一姐长泽雅美的出演无疑让许多人感到惊喜,但令人遗憾的是,她所扮演浅见弘子分析官是一个非常单薄的角色,哪怕依靠长泽的表演也无力回天。放到整个故事来看,浅见的位置举足轻重,不单因为她是女主角,更重要是,抛去与奥特曼合为一体的神永不谈,浅见才是距离奥特曼最近的人类。根据宣传语所点出的“友情”,以及台词中反复出现的“Buddy”一词来看,浅见与神永(奥特曼)之间的情感被限定在了战友情谊的层面上(当然透过一些镜头,我们也不难读出几分超乎友情的意味)。但受限于本片较快的叙事节奏,浅见与奥特曼之间的情感表现仍难言充分,甚至也缺乏一定的铺垫和解释。

    浅见第一次亲眼见到奥特曼时,感慨道:“真美啊。”面对是敌是友尚未可知的巨人,浅见表现出了一见钟情式的好感,这种好感类似一种看到“神迹”后的感动(参考《迪迦奥特曼》的居间惠队长)。随后的故事里,浅见与其他祸特对成员一样,被奥特曼拯救、与奥特曼并肩作战,团队间逐渐积累起深厚的信任和情谊,这种感情在神永(奥特曼)决定对杰顿进行赴死一击时达到了高潮。但作为女主角,浅见个人与奥特曼的关系并未得到特别深入的刻画。

    回头看去,含蓄而微妙的表达的确是奥特曼系列感情戏的特色。《赛文奥特曼》中团与安奴的诀别戏份,短短几句台词,着实道出了两人之间复杂而细腻的感情;再如《迪迦奥特曼》后期中丽娜与大古的两心相通,更让观众为之动情。但《新奥特曼》里,浅见噙着泪水为神永送别的场面只能让我联想到《盖亚奥特曼》里的敦子与我梦的道别,后者同样缺乏足够的情感铺垫,也远不如我梦与藤宫并肩变身的镜头深入人心。相较于其他队员,浅见缘何对神永(奥特曼)有那么不一样的情感?这种情感是基于一种怎样的理解之上的?或许在扎拉布星人的桥段中,对这些问题有过些许的回应,但在电影的后半段却很难再看到。加之拍屁股等细枝末节的设定,我个人也觉得几乎无助于角色塑造,反倒让这个角色显得更加莫名其妙。

    说到拍屁股,本片在上映以后,大部分的争议基本都与浅见这一角色有关,其中最广为诟病的就是浅见被美菲拉斯巨大化的桥段。我个人认为庵野在影片中试图还原这一原作情节本无可厚非,但表现手法确实值得商榷——尤其是令人不适的镜头位置,以及在本已过分紧凑的剧情中插入“网络流传大量浅见的照片”这一情节。这些原作中本没有的安排,在我看来不但对故事本身无多大助益,更只会徒增观众反感。此外,“靠闻体味定位贝塔魔盒”的设定似乎并无太大问题,但争议同样在于表现手法上。让我大跌眼镜的还有“与杰顿首战前拍主角屁股”这一细节,鹭巢诗郎的音乐所烘托出的悲壮感被这一个动作消解了大半。这些毛病因为本可以避免,所以其造成的缺憾并不亚于浅见这一角色本身的塑造问题。


    总体而言,《新奥特曼》并未达到我心中的理想效果,而且据说庵野本人也对本作不甚满意。毕竟在有限的时长和日本电影普遍不高的预算下,拍摄一部科幻作品已绝非易事,更何况是奥特曼这样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积淀的IP。不过,相较于短暂的动作场面和过快的叙事节奏,更让我耿耿于怀的还是围绕浅见弘子及相关情节的诸多争议。对于我自己来说,一些因客观因素导致的不完美尚可接受,且本片也的确有值得挖掘的亮点,但无聊的恶趣味最终成为了盖过故事本身的争议焦点,在我看来这才是《新奥特曼》最大的遗憾。

  • 头像
    缺德梅

    新奥特曼和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他第一次降临在地球时,沉默、强大,十分具有压迫感,作为一个无人知道是敌是友的外星人,确实体现出了那份陌生感,但困扰我的是,接下来整部电影我却都没有走出这个印象。首先是一些战斗细节不断加深我的这个印象:对战内隆噶,纹丝不动抗下电击(初代尚且需要叉腰),发射光线抬手缓慢。对战加勃拉,一记属于致敬的高速旋转踢飞对方(当然外星人肯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对战美菲拉斯星人,怀着我不明白的战斗逻辑(对称强迫症?)扔出两个八分光轮。对战扎拉布是电影中最丰富的一次打斗场面了,奥特曼滑稽的跳跃、经典奥特手疼与被光波袭击的头痛,让他终于有了一份亲切感,因为这一部分是复制的TV战斗场面,而在原创部分,好不容易正常化的奥特曼飞行时冷不防地跑到对方身体下面又给我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与归曼TV那种一个冲刺加一个急停赶着吃瘪式的异样感不同(我猜想是拍摄与后期的问题),新奥特曼的异样感带来的是恐怖诡异的感觉。正如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通过β棒变身后成为了一尊生物兵器,与被剥夺了思想的巨大化长泽雅美似乎已然无异。

    也许问题不在于奥特曼本体,而在于他一看就不是人的人间体,新奥特曼的创新在于奥特曼是一个虽然观察人类无数年但仍然不了解人类的存在(诸星团是恒星观察员,但他的认知与行为竟都和地球人一样,感觉还是他更屌一点),他占用了科学特搜队员的身体神永之后表现出无比寻常的怪异,动用我贫瘠有限的想象力,我只想出了一个能够用来形容他的词语:扎克伯格。

    当然消除奥特曼的人性并非严重到不能理解的地步,我所不能理解的是那么人性究竟去哪里了,明明有那么多角色,满山都是人,不闻人语响。影片的宣传语是空想与浪漫,还有友情,本来以为这说明电影将是多么的梦幻,实际上却预示着“要这个,和那个,还有那个”的混乱。在这混乱里,这乍看之下异常丰富的电影的一切都在超节奏,快剪辑中飞驰,我只想对导演编剧道一声辛苦,因为我真的觉得他们太劳累了,作为特摄厨要包装致敬场面并使奥特曼的存在激动人心,作为创作者要画出别出心裁、狂浪滔天的电影分镜展现自己的才华,不仅如《新哥斯拉》一样需要关照到现实中的政治,也要像《新世纪福音战士》一样从全人类的层面升华主题,还要就着几十年来的杀必死思路见缝插针一些群众喜闻乐见的长泽雅美镜头,要突如其来地呼唤“同伴”“友情”,又要逆几十年奥特潮流而上还原出一个要仰视的神一般的奥特曼,长泽雅美一出场镜头变气质斐然,最后解决问题的却是其他队员,结尾的落点竟然还跑到了welcome home,或许是想复刻《飞跃巅峰》的浪漫,然而高屋法子和天野和美真的经历了战斗,而神永他到底干了什么?也许是我还不嫌乱,如今回想全片,感觉最立体的家伙竟然是绅士恶魔美菲拉斯星人。

    在一大堆东西的狂轰滥炸下,作为普通路人观众(虽然我不是),我无法欣赏这样一部节奏失败、疲劳视觉的电影,作为奥特曼粉丝(我也不是),我失去了为奥特曼的出现感到兴奋激动的心情,就是那种路边的孩子看奥特曼打怪兽的时候,一直“啊,是奥特曼!”“奥特曼危险!”“奥特曼加油啊!”的那种心情。说到孩子,突然想到哪怕是昭和三大问题作,每一集都有孩童的存在(《故乡是地球》熊孩子去救象征和平的鸽子,《农马尔特的使者》赛文需要躲避孩童才能继续他非正义的变身,《怪兽使者与少年》围绕主角孩童的悲惨生活),哪怕在这些深刻严肃的剧集中,创作者也始终记得他们的受众,孩童们。每个人心中的奥特曼或许都不一样,对于庵野秀明也不例外,但也许我们也该问庵野秀明,或者庵野秀明也该问问自己,始终要记得的东西你一直记得吗,奥特曼到底哪里让你如此着迷,你真的这么喜欢奥特曼吗?

  • 头像
    flyfly

    二刷IMAX之后,想到要把各种彩蛋或者致敬或者痞点都整理出来。

    n首先声明:我之前完全没有看过任何一部奥特曼,也许有些细节其实是奥特曼在先,然后EVA才致敬或者借鉴也不一定,我无从判断。n我仅从个人感受出发,看到这里那里都有EVA,世间万物都可EVA的感觉,很温暖。在这样一个依然压抑的初夏,感觉被治愈了。n希望不要冒犯到奥特曼粉,以及其他任何人。嗯。n

    ---------

    贯穿全片的明朝字体不多说了。nn各种庵野秀明式的诡异摄影角度也不多说了。nn开头介绍各个祸威兽的节奏和方式,完全是TV版EVA中途介绍之前消灭的使徒的既视感。nn山间的变电所和密密麻麻的高压线,日本的山的形状,整体感觉就是EVA新剧场版。nn要断电的时候变电所的机器分离的镜头,宛如Yashima作战调集全国电力的倒放。nn和奥特曼融合的地球人神永新二的“新二”,发音是Shinji。

    奥特曼第一次出场时,身材比例感觉更像初号机。

    n浅见弘子出场时候跟拍的长镜头,音乐就像第三新东京市的早晨。n用周围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来交代信息也和TV版以及新剧场版时如出一辙。nn浅见弘子端着油锯,高跟鞋踹开门的瞬间,我看见了美里。nn梅菲拉斯出现时整个的音乐和氛围,都好像新剧场版尤其是Q的感觉。n梅菲拉斯对人类的了解和疏离,又让人莫名想起诸薰。nn梅菲拉斯和奥特曼坐在公园秋千上的那一段,也是很像EVA里反复出现的意象。nn奥特曼和梅菲拉斯的战斗,背景和节奏都很EVA新剧场版终里的初号机大战初号机的场景。nn佐菲的声音是山寺宏一,加持的声优。可能再没有比加持桑的声音更适合旁观人类了。nn毁灭地球的最终兵器,怎么看都是使徒+莉莉丝,和人类补完时候初号机一样悬浮在地球上空。nn智囊小哥泷明久的绝望崩溃,给了我们一个废柴真嗣式的,抱着膝盖坐在楼梯的背影。nn奥特曼把线索留给人类的时候,无缝切换到加持把秘密留给美里的电话录音。n他还说“迷惑をかけることになる(给你们带来麻烦)”。(依稀记忆)nn最后奥特曼飞去拯救地球的音乐+时间倒数的方式,想起旧剧场版明日香大战量产机,和新剧场版的一些镜头。nn新二苏醒时候浅见说的那句お帰りなさい(欢迎回来),在我脑海里基本上就是おめでとう(恭喜)。

    --------

    大概这些。如果有机会三刷或者以后出了DVD什么的也许会补充吧。也许。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