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战争片  »  极地重生

极地重生  As Far As My Feet Will Carry Me

918人已评分
很差
1.0

主演:迈克尔·门德尔

类型:战争导演:哈迪·马汀斯 状态:正片 年份:2001 地区:德国 语言:未录入 豆瓣:0.0分热度:243 ℃ 时间:2024-05-31 10:26:03

简介:详情二战末期,德国军人科利基文斯(米高·文度 Michael Mendl)在战争中沦为战俘,被处以25年的刑期,而此时他怀孕的妻子和女儿则完全没有他的消息,只能求神保佑他还能活着回来。经过漫长的跋涉,一行战俘被送到了一个劳改...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二战末期,德国军人科利基文斯(米高·文度 Michael Mendl)在战争中沦为战俘,被处以25年的刑期,而此时他怀孕的妻子和女儿则完全没有他的消息,只能求神保佑他还能活着回来。经过漫长的跋涉,一行战俘被送到了一个劳改场,那里没有围墙也没有栅栏,然而极度的严寒和千里冰原则成了难以逾越的屏障。这里位于西伯利亚东部,初到之时,由于天气和疾病,很多人都不幸死去,然而非人的矿工生活,才是真正的炼狱。科利基文斯从来没有忘记远方的亲人,一次失败的逃亡让他饱受看守的虐待,然而这却更加坚定了他要逃出这里的决心。后来在年迈的医生的帮助下,科利基文斯才得以逃离劳改场,从此获得回家的希望。可是在他面前的,将是长达14000公里的“死亡之地”,在被积雪覆盖的千里冰原,科利孤身一开始了漫长的回家之路…… 本片曾获多项国际大奖,其情节源自一个真实的逃亡故事
  • 头像
    小熊熊熊啊
    《So weit die Fuesse tragen》und 《Der neunte Tag》
    《极地重生》和《第九日》

    都是俘虏的故事,都是改编自真人真事,都是德国片
    只不过一个是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德国人,一个是关押在集中营的卢森堡牧师
    他们都想回家,一个历尽了千辛万苦穿过天寒地冻无数险恶,一个为了心中的信仰与纳粹军官斗智斗勇斗意志
    最终一个在圣诞夜里回到了妻女的身边,而另一个却在9天的自由之后重新回到了集中营里直到纳粹垮台

    从极寒之地西伯利亚到蒙古、中亚,再到德国的某个小镇,一万四千公里的归途
    需要多么坚强的信念和多么强健的身体,才能支持一个人用双脚走完
    这部影片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而是展示受信念支配的渺小的生命如何战胜难以想像的苦难
    展示从被奴役到获得自由的苦难历程,展示这个世界充满矛盾,但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爱
    相对于对自由的追求,这部影片着重表现的是爱,爱,可以让一个渺小的人创造出伟大的奇迹
    如果没有劳改营看守长的有意设计,没有患晚期癌症的医生帮助,克列门斯不可能逃出劳改营
    在长达一万四千公里的逃亡之路上,有着无数来自恶劣自然环境、追捕、被出卖的严峻挑战
    如果没有无数好心人无私的帮助,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爱,没有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巨大悲悯,克列门斯是无法独自战胜的
    尤其是那个犹太商人为了帮助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更表现出:宽恕才能最好的惩罚

    而《第九日》中,更多是对于信仰的讨论和一个牧师的良知,面对一个UEberlebensfrage,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算是要再一次回到集中营里忍受非人的虐待,他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正义,又一次离开了家
    但是这一次,他找到了心灵的家,真正安宁笃定的地方
  • 头像
    李客
    电影。
    故事发生在二战。
    男主角是德国兵,在俄国被俘,押运至西伯利亚蛮荒之地,开采铅矿。
     
    天寒地冻,无路可逃。
    死心塌地打算逆来顺受了,却被告知:迟早都会铅中毒,所有的人。
    绝望,恐惧,犹如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暴风雪,他甚至还没弄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就被裹挟进了逃往的风雪中。
    战俘营医生把积蓄许久的衣物、食物、指南针、枪、刀全部给了他。医生早想逃亡了,万事具备时却发现自己患了癌症。
     
    白茫茫的雪原上,惊弓之鸟寒冷、饥饿、惊恐,当发现干粮殆尽了,当发觉自己居然走回了老路,当被雪橇无情碾过,他始终缓慢地微微舒展开一点点躯体,证明自己还活着,还能动,还可以走。
    他承诺怀孕的妻子:圣诞节一定回来。
    北极光的炫目里,他哪里还算得清时日。过去的时日里只有记忆了,记忆驱使着他奔向未来,而未来的时日唯有听天由命。
     
    终于见到一棵树了。
    孤零零、光秃秃地挺立在风雪里。
    他竟然欣喜若狂、嚎啕大哭:这是生命啊!14000公里逃亡路途中第一次昭示出生命的东西。
     
    没有人的雪原逃亡,连绝望亦是孤寂的。
    逢着了人的逃亡,恐惧丝丝入扣进每一缕神经末梢。雪原不再死气沉沉,但伙伴极有可能不知不觉就让你沉沉死去。
    他救过的挖金矿的人猛一回首、一挥拳——他猝不及防,滚下了雪崖。
     
    当地土著帮了他。
    那是逃亡里最美妙的时间。
    坦诚相见、真心相待,我几乎怀疑他再不会离开,那冰天雪地里热乎乎的温柔乡。
    还是上路了,家里,妻子等着他,女儿等着他,未出世的孩子等着他。
     
    路上,他走过一张张脸,别人的妻子的、别人的孩子的、别人的父亲的喜怒哀乐的脸。
    他的脸越发瘦削,眼越发警惕,嘴越发紧闭,衣服褴褛,气味熏天。
    这次帮助他的是犹太人。居然是犹太人!
    这一个人实在比那一国人渺小,却因为微不足道而值得怜悯。
    犹太人临死前对苏联警察说:谁都会帮他的。
     
    是的。光有毅力是不够的,光有运气也是不够的,还是得靠帮助,一位位陌生人实心实意的帮助。
    包裹着一重重陌生人的援助,凭籍着回家的唯一念头,他终于回到了德国,来到了家的门口。
    隔着窗户,他看见:妻子正在与女儿低语,从未见过的儿子已是茁壮的儿童——近乡情怯、近家情怯,他竟躲了起来。
     
    逃亡,一开始的主题,慢慢地竟然越来越偏题了;情怯,倒喧宾夺主了。
    怯敌人,因为是俘虏。
    怯陌生人,因为人心叵测。
    怯坦诚的陌生人,因为无以为报。
    怯至亲至爱的人,因为——相见时难!
     
    终于,在教堂,他一手拥抱着女儿,一手紧紧搂住妻子。
    显然是一个牵强的圆满,在一个既感恩又忏悔的地方,德国大兵的一家人终于在二战后团聚了。
     
    二战,至今。
    恨,还有多少?
    理解呢?恐怕一如当初那样难以一言蔽之。
     
    想起这些日子读的文字,中印缅战场上的中国远征军、美国大兵、英国大兵、印度大兵、印缅土著兵,还有日本兵,多少只能魂归故里了。
    还有格瓦拉,穿越美洲的日子、丛林游击的日子,为了信仰,竟然是越艰苦越幸福。
    “As Far As My Feet Will Carry Me”,《极地重生》开篇的隽语。似乎适用于每一个在路上的人。
  • 头像
    孙大喵

    你离家不远了,只差一万公里 n――《极地重生》,也许会改变你的人生 nn你曾经莫名地烦躁不安、难以控制地对亲人发脾气,使他们生活在你精神污染的阴影下吗?你还在为人生的无常、前程的渺茫、未来的无望而焦虑、烦恼吗?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花三年的时间去做完一件事,然后解决掉你目前的一切问题吗?如果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你可否愿意,花两个半小时,用心去做一件事,只做一件事,从而尝试着解决掉你目前的一切问题吗? nn跟我来吧!让我们打开电视和碟机,郑重地将《极地重生》这张碟送进去,开始我们的极地逃亡之旅。就做这件事。 nn时光带我们回到1944年冬天,德国拜恩州。 nn大雪纷飞,人头篡动,嘈杂声、喊叫声、催促、忙乱……这是德国军队即将奔赴苏联的火车站。德军少校克利.基文斯拥抱着泪水涟涟的妻子,“我一定会很快回来,我要回来过圣诞节。”五六岁的小女儿仰头看着他,“爸爸,你会为我带一张明信片回来吗?”基文斯纵有万般不舍,此刻也只有一句话,“我会的。我答应你。”基文斯紧紧抱着女儿,他的眼神向远方慢慢伸延…… nn影片省略了所有战火硝烟的场面,镜头一转,直接将我们带到了斯大林头像下的苏联军事法庭。“被告人被控从事游击活动,罪名成立,被判处接受劳改。刑期25年。”基文斯押往位于北极圈内、白令海峡西岸的迪尼夫角监狱。 nn一列满载德国战俘、穿越西伯利亚的列车行进在暴风雪中。德国士兵已被冻得肢体麻木,脸色蜡白。基文斯蜷缩在这群战俘中,从未经历过的寒冷使他面目凝固,几乎动弹不得。一个懂地理的德国兵向这群可怜的同伴讲解他们的归宿,“我们已经远离欧洲大陆,埃蒂斯河在我们后面,再往东面走便接近叶尼塞河,之后是勒拿河…至于迪尼夫角,是在东面较远的地方,要长年累月才可到达,我们永远也不能抵达目的地,因为在途中早已冻死或饿死。” nn寸草不生、寒冷刺骨的监狱,周边没有围墙和栅栏,因为不需要。试图逃脱只会使自己陷入北极圈内的茫茫雪野,不是冻死就是饿死。所有犯人不能私藏任何物品、信件,否则就被脱光衣服站在暴风雪中活活冻死。能够活下来的就被视为有劳动能力,被押往煤矿去挖煤。伤害、死亡日日在发生。医生在这里的主要任务是签发死亡证明书。 nn基文斯的同伴已经绝望如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唯有他发誓要逃离。第一次逃跑失败了,基文斯被抓回来,在严寒中被关在一个仅容一人直立的露天下水道中,冰冷刺骨的雨水连日连夜冲洗着他。不可思议的是,他竟没有死。同伴由于受他的牵连,被断食五天,饥饿使他们举起痛恨的棍棒,无情地打在基文斯的身上。然而,他心里只有一件事,我要逃跑,我要回家。 nn伤好之后的基文斯抓着狱医史塔科的衣服,“你要救我,我要写信回家。”“但永远也送不到你家。”医生说。 nn但基文斯的毅力和决心还是感动了医生。其实,这位德国籍的史塔科狱医也早已做了逃亡的准备,甚至已为此准备了简单物资。但他刚得知自己身患癌症,无法再承受漫长的逃亡生涯。他把生存的希望给了基文斯。在医生的帮助下,基文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胜利逃离了这座人间地狱。从时间上分析,此时基文斯在监狱应已度过四年。 nn在这里应该重点介绍一个关键人物,就是负责监狱保安工作的苏联上尉施哥夫,此人在影片中基本上就一个表情――平静外表下的残酷与冷漠。但他与基文斯有一个相同点,即同样的坚忍不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在监狱派搜索队抓捕基文斯五天未果后,所有的人都相信他已死于零下40度的严寒,唯有施哥夫坚定地认为他肯定活着。因为施哥夫了解,此人的意志力定能使他创造奇迹。所以直到影片终结,施哥夫始终像一条机警的猎犬一般,紧紧追随着基文斯。 nn影片在此后的一个半小时里,讲述基文斯逃亡生涯的种种经历。猎人兼淘金者的相助与相残、野狼的袭击、雅库茨克居民的好心救助、林场工人的举报、被施哥夫险些抓获又再次成功逃脱的惊心一幕。在看似平静、有条不紊的讲述中,观众的心却始终被紧紧地揪着,其惊心指数绝不亚于好莱坞动作大片带给人的震动。 nn影片不时呈现精彩的细节描写,现列举几例: n特写一:基文斯所带不多的粮食已经吃完,面对四周寸草不生的绵绵雪野,基文斯绝望地跪下来,对天长啸,“我们在天之父,请赐我食粮……”仿佛神灵有知,一只肥嘟嘟的海豹突然出现在视野中。基文斯惊喜交加,拿出史塔科医生送给他的手枪,用颤抖的手瞄准了它……基文斯划开海豹的肚子,将冻僵的脚缓缓伸进了海豹热乎乎的体内,“对不起,我要借用你的脂肪。我要回家。” n特写二:终日走在雪原的基文斯筋疲力尽,几乎已不相信他能走出西伯利亚。除了漫天大雪,他什么也看不到。然而,奇迹出现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株小树――那象征着希望和生命的小树。虽然它在风雪中抑制不住地颤抖,但依然坚定地、笔直地站在那里。狂喜的基文斯奔过去紧紧地拥抱着它,大喊道,“是一棵树,你是一棵树。我快要成功了!” nn时间转眼到了1952年8月,已经逃亡将近三年的基文斯来到了苏联中亚地区。这里出现一派我们所熟悉的我国新疆一带的风土人情。在这里,已经形同乞丐,带着明显的逃亡特征的基文斯引起了一个波兰籍犹太人的注意。令人意外的是,这位犹太人没有去近在咫尺的“苏联警察总部”举报基文斯,反而带他回到自己家,替他梳洗,并给他办了一个假通行证和护照。 nn导演在这里为犹太人安排了这样一番独白,“你想知犹太人为何帮德国人?虽然德国人杀了我的兄弟。我们大都不知情,当然不知。你为了挽救妇孺,不惜把你的上司杀死。你一无所知,因为他们保守秘密。你只不过奉命行事。” nn二战题材的影视作品非常多,基调基本上是对战争的反省、对纳粹和法西斯的强烈谴责。而关于战后德国战俘的命运的题材,似乎很难找到踪迹。《极地重生》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填补了这一段空白。但毕竟,大肆侵犯他国、疯狂屠杀犹太人的德国军队是令人发指的,相信本片导演也是为了使影片有一个合乎伦理的立足理由,才偏偏借这位犹太人之口,从另一个角度唤起人们对基文斯的理解和同情。 nn好心的、博爱的犹太人在安全送走基文斯之后因疾而死。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苏联上尉施哥夫那无限遗憾、无限痛恨的眼神。 nn“走吧,只要稍有运气便会成功”,这是犹太人对基文斯说的话。观众此时也无比欣慰地想,也许他离成功真的已经不远了。然而导演还是不想放过我们,继续用那些不紧不慢的细节描写来折磨观众的心。 nn在基文斯购买通往苏伊边境的车票时,他再一次引起卖票人怀疑的眼光。基文斯努力保持着镇定,不让对方看出破绽。就在我们内心祈祷他赶快买票走人的时候,基文斯的目光被售票窗口上贴的一张明信片吸引住了。他想起八年前离家时,女儿问他,“爸爸,你会寄明信片给我吗?”基文斯出神片刻,毅然对售票员说,“我要那张明信片!”售票员仍然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却没有继续深究,将明信片递给了他。 nn终于,历尽磨难的基文斯怀揣着犹太人给他办的通行证来到了苏伊边境。只要走过那道铁门,基文斯就可以永远摆脱苏联政府的抓捕,摆脱施哥夫对他的穷追不舍。基文斯故作镇定地将通行证通过小小的窗口递给边境官员。 nn我敢说此时观众的心同基文斯一样怦怦跳个不停。影片在这里没有任何别的声音,只有极其简单的对白。官员不经意的询问、基文斯强装平静、压低声音的回答。两名背着枪的士兵一脸狐疑地盯着基文斯,似乎随时会扑上来将他按倒在地。这些氛围的营造都使人紧张得毛发倒竖。 nn边境官员在简单地审查之后,眼睛死死地盯着基文斯,缓缓地将通行证递了出来,“你可以过境了。” nn你是不是以为可以大出一口气了?错! n当基文斯努力抑制住想跑的冲动,抑制住狂笑的冲动,强迫自己的双脚踏着缓慢的步子离开哨卡,走上苏伊边境大桥,走过高高在上的斯大林头像时,对面突然射来一道刺眼的强光。基文斯用胳膊无力地躲避了几下,透过强光,他见到了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施哥夫。 nn此时,一起都无言了。 n尽管逃亡习惯使得基文斯向后、向旁边看了看,似乎还在寻找最后的一线生机,但观众和基文斯都知道,四五年的牢狱生涯、三年来的苦苦逃亡,也许一切都白搭了。 nn施哥夫一言不发地盯着这个逃犯,这个他追寻了三年、横穿西伯利亚大平原、徒步逃亡一万四千多公里的逃犯。他脸上依然是那种没有任何表情的平静,透着残酷、冷漠与坚毅(请原谅我不得不用这个褒义词)。但如果你足够细心的话,你会发觉他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nn奇迹再一次出现了,施哥夫无声地转向一侧,为基文斯让开了道路。基文斯不敢相信地看着施哥夫,他摒住呼吸,迟疑地迈出脚步,经过施哥夫的面前,继续走向伊朗边境。施哥夫这时轻声说了一句,“胜利属于我。” nn这是一个军人对一个毅力超级顽强的人的对话。施哥夫无法抵挡内心对这样一个人的尊重,他是他的逃犯、他的对手,也是他内心崇敬的军人。但他也要让基文斯知道,我最终还是胜过了你。 nn随后,影片没有让我们高兴三秒钟。镜头又一转,基文斯被德黑兰联邦监狱当作苏联间谍而抓捕入狱。狱方头目根据基文斯的要求,请来了基文斯的叔叔核实他的身份。多年不见,加之基文斯已被种种磨难折磨得不像样子,叔叔竟然一眼没认出来他。所幸,在辨认照片时,一张当年送给母亲生日的照片救了他的命。 nn请注意,影片截止到这里,后面已经没有一句对白了。在此后的十分钟里,全靠演员的眼神、行为来向我们叙述故事的结尾。 nn在一个雪花纷飞的夜里,基文斯悄悄地来到了家的窗外。当年他离开家时,也是这样的下雪天。不同的是,当年五六岁的女儿,已经长成了一位美丽的少女,而妻子的脸上也刻下了不尽的沧桑。正当他努力平静心绪,想着怎样与家人相见才好时,家人却出门去教堂做礼拜了。 nn在教堂里,唱诗班的歌声再次唤起了女儿多年来对父亲的思念,她默默地将目光转向了圣母像――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就曾经无数次对着圣母虔诚祈祷父亲的归来。仿佛心灵感应一般,女儿继续回头,她看见了……当妻子随着向后看过去时,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见父女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nn教堂里的人们无声地注视着这一家三口,在泪水与微笑当中拥抱、拥抱。这就是基文斯在狱中、在亡命天涯时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为了这一刻,他忍受了世间一切磨难。 nn本片于2001年上映,2002年荣获了意大利米兰观光影展的多项大奖,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关于导演和演员的情况,在网上很容易查到,本文在此不做赘述。我只想对本文题目做一点解释。 nn“你离家不远了,只差一万公里。”这是基文斯遇到的猎人兼淘金者西蒙对他调侃的一句话。如果对别人,这的确是调侃,但是对基文斯,一万公里确实可以说并不遥远。在他强大的毅力支撑下,在他对生命和家的强烈归属感之下,一万公里,它只是心与心的距离。 nn不要以为这只是个故事,它根据一个真人真事改编。我一直试图搜寻人物原型的资料,但是未能找到。我只能告诉你这个真人的名字。当你再次面对无法逾越的障碍,当你以为一切都不可能了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你默念这个名字――克列门斯.弗雷尔。nn

  • 头像
    Jack The Ripper
    这是一部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1955年Joseph Martin Bauer曾将此故事写为小说,1959年德国为此拍过电视剧,本片是2001年德国拍摄的。主人公原形Cornelius Rost (1922-1983), 由于害怕克格勃的追踪而一直隐姓埋名,故小说,电视剧,电影都用了化名。

    电影开头是主人公与妻女的别离,然后省略了战争场面,直接跳到苏联的审判----25年劳改。然后一辆火车载着百十人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前行。其中一个对地形熟悉的德国兵如此讲解到:我们要去迪尼夫角,迪尼夫角在哪里呢?先要经过乌拉尔山,过了乌拉尔山就到了亚洲,然后是叶尼赛河,再往东是勒拿河,然后往东北走进入北极圈,最东边就是。从地图上看,迪尼夫角距离阿拉斯加仅仅几百公里,水性好且不怕冷不怕饿的人游过白令海峡就到美国了。

    就是这么远一段路,即使坐火车都能做出痔疮的距离,主人公硬是凭借自身的毅力,超乎常人的勇气和回家的决心,在劳教了5年后的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出逃,在一个本想逃亡但身患癌症的德国医生的帮助下,拿上衣物,刀,酒精炉,一把手枪+12发子弹,两斤烟肉几斤干面包和一张手绘简易地图这样简易的全部行李出发了。医生建议他先往北走躲避搜索,然后沿着北冰洋往西,走到勒拿河再往南走。这样出乎意料的路线使得他在前几个月成功逃脱,使大多数找不到他的苏联人相信他已经冻死在冰雪中。除了那一个同样坚毅的苏联军官,因为他相信这个人的意志使他一定能生存下来。

    好几次他都差点命丧途中,幸好上天对他不薄,在快饿死的时候他祈祷上天,于是北冰洋边上出来一只海豹,有肉有脂肪;在遇到暴风雪的时候遇到2个淘金人,救其一命并共同上路,此时离家还有1万公里;在被淘金者为了金子而打下山崖,眼看就要被野狼吃掉的时候,一群雅库茨克土著又把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同时还和其中一个漂亮的寡妇温存了一段时间直到完全伤愈,走的时候还得到土著们送的一只哈士奇~就这只哈士奇在他被一群伐木工人告密,遇到哪个苏联军官的时候,哈士奇舍身相救,主人公再次逃脱。等走到中亚,他已经和乞丐无二了,这时候竟然被一个好心的犹太人送上衣物,钱财,护照。。而犹太人随后被苏联军官找到,服毒自杀。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土库曼和伊朗的边境,过了桥就到了伊朗,可是那个苏联军官已经在桥上等待了许久。。这时候奇迹再一次出现,也许是他3年来逃亡1万4千公里的壮举感动了苏联人,也许是犹太人临死前说的:"我确实帮了他,人人都会帮助他"让苏联人良心发现,苏联人这次竟然网开一面,放他去了伊朗。结果到了伊朗却被当成苏联间谍抓货。。他说了自己的情况,伊朗让他叔叔来认人,时过境迁他叔叔竟然也认不他来,还好叔叔带了一本相册,就是一张1937年送给母亲的照片,让二人相认。

    最后,在一个圣诞节的夜里,他回到了家,8年来终于与自己的妻女团聚,皆大欢喜。

    有人说这是德国的肖申克,本人不大认同,肖申克是经过20年的精心筹备,谋定而后动的例子,主要突出的是这20年的忍辱负重和智慧。而本片主人公从一开始就流露出强烈的逃亡欲望,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准备,因为在这里呆久了,人人都会铅中毒,更不用提随时可能发生的煤矿塌方,伤寒等等。他的逃亡,靠的是意志和无数好心人的帮助,以及上天的眷顾。特别开始的德国医生,为他打好了逃亡前期的基础,而后期的犹太人,以德报怨,没有他提供的护照,他根本不可能离开伟大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很多德国视角的二战片,都给人深刻的反省,战争的无情,战后的创伤,以及善良的人民,本片如是,没有控诉,没有煽情,只有真实地残酷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