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日剧  »  反英雄

反英雄  ANTI HERO

865人已评分
很差
2.0

主演:长谷川博己北村匠海堀田真由大岛优子木村佳乃野村万斋

类型:悬疑犯罪日本导演:田中健太宮崎阳平嶋田広野 状态:全10集 年份:2024 地区:日本 语言:日语 豆瓣:0.0分热度:195 ℃ 时间:2024-06-19 00:28:03

简介:详情  本剧超越了“律政电视剧”的框架,通过长谷川博己饰演的反英雄,向观众传达“正义到底是什么?”“被认为是世上的恶,真的是坏事吗?”,以快速的展开,颠覆了一个又一个的常识,以及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契机,比如“错过了一趟电车...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本剧超越了“律政电视剧”的框架,通过长谷川博己饰演的反英雄,向观众传达“正义到底是什么?”“被认为是世上的恶,真的是坏事吗?”,以快速的展开,颠覆了一个又一个的常识,以及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契机,比如“错过了一趟电车”“早上忘带东西回家拿”,而仅仅因为这一点,正义和邪恶就会交替 ,好人就会变成坏人,就像蝴蝶效应一样,传递了前所未闻的逆转悖论娱乐故事
  • 头像
    出九
  • 头像
    segelas

    长谷川博己主演的《反英雄antihero》,拥有律政题材日剧中的先天优势,即“非单元剧”属性。它以“越过理想化正义”的律师为主角,展现法律的边界,对手是越过法律边界,不惜一切也要定罪的检察官,而他必须以相匹配的越线方式予以回击,一切只为了“无罪”,否则就不能对抗。 理想化的“法律制度之正义”无法在现实里得到维护,因为法庭上的双方都是活生生的个人,只会为了“取胜”这一单纯的结果而行动,法律制度不过是钻空子与制造优势或便利的工具。因此,核心结果的“正义”必须在“非正义”的形式中得到实现,而它只会发生在极度功利化的审案中法庭,而非给小孩子讲课的展示用法庭。 它的表达非常尖锐,甚至可以说是对各种鸡汤理想化日剧的讽刺与推翻,让它们的所谓“批判”变得无足轻重,只是另一种语调的骗小孩把戏。而就第一集而言,我们不难想象“单元剧”走向下的本作样貌:主人公的所谓“反理想化法律维护”仅仅停留在了“不刻板守规矩”的程度,开头对交警的钓鱼执法已经是最出格的行为,办理案件则是每集一案,用嘴炮说服证人和法庭,而被告也只会是纯良的完全无辜者。 受体量所限,能展现的现实制度的执行者之不完美,检察方的不择手段,涉案人的非绝对正义(由其不完美而又需要脱罪,才能展现现实派的主人公,其对法律制度本身的胜利法则的执行,“法律制度的合规宣判”即是现实“正义”),案件本身的双重明暗之复杂性,都会淡化下去。 单元剧能提供的“现实不完美”,不过是作为基础设定的某一现行制度的漏洞而已,主人公需要克服这些漏洞带来的阻碍,而行动起来则是顺利的。 然而,本剧并没有设立那样的浅显“不完美”,而是制度的运转本身,是最普遍性的法庭与其参与者。非单元剧的模式给了它足够的资源去进一步展开,检查方的更多“人造证据”等行为,主人公的更多“越线对抗”,被告人的更黑暗之“非无辜”(提供了检察方的发挥空间),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以及主人公形成如此信念的曾经(或许由于自身信任理想化法律之下的受害),以及制度与规则在落实中的更多且更严重的弊端漏洞,导致的更多涉案人之惨状(第一集里因制度保护障害者保护不周全,并未广为周知,而引发的歧视)。 它可以有很深入的细化表述。《vivant》的失败并不足以作为典型,因为后者更多来自于无必要且落入日剧俗套的“反向升级”。正常国家安全机构在国际复杂形势之下的受制局限性,以暴以暴的必要性,其对个体人生的“剥夺”以及反过来的个人主动为国牺牲之精神,在主角与父亲的身上聚焦。儿子必须对抗父亲,被系统放弃的父亲也是曾经“剥夺”的牺牲品,二者在对抗中模糊单纯的正邪,个体“牺牲”因制度“剥夺”而产生被迫性,又不得不思考其牺牲的必要性,由国际形势的复杂而从被迫中升出“主动”觉悟。 《vivant》的剧作体量足以完成这种叙述,却在结尾用父子亲情含糊了一切,正邪与“牺牲个人的被动与主动”在父亲“并非坏人”的真容中直接消解,父亲反而成为了更伟大的博爱者而“自我牺牲”,主角是否要对抗父亲而自我牺牲的疑惑在父亲亲情的正向引领面前直接破除。它的轻飘程度与“解题方式”,让人想到了最普通的日剧。 《antihero》拥有换种活法的条件,看看它后续会如何发展了。

本网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即时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1-2024  合作邮箱:ystousu@gmail.com  备案号: